【文章备份】【15000字解析】:留不下的城市,回不去的农村

阿蓝
阿蓝
阿蓝
1355
文章
0
评论
2023-09-1612:01:00 评论 276 次浏览 14993字阅读49分58秒

7月24日通过的:《关于在超大特大城市积极稳步推进城中村改造的指导意见》,这两天随着北京城中村定向**的稳步进行,也算是通过各大媒体的同步推送,进入到大家的眼中。

有群友问我,能不能讲一下?

我说,其实这部分的内容早就在《KK系列解读》《大国大城》《刚需》系列讲过。所以,就不复述了,把2022年6月将的《大国大城》拆出来吧~

图片

图片

正文内容如下:

是,好,我们从温老跟那个陆铭的一个矛盾开始来讲吧,从这地方开始来说。

就怎么来说呢,就是其实为什么我们会把《大国大城》这个事情把它作为来讲我们城市化的一个核心呢?其实是因为在早期的时候呢,我们一直以来都有一个这个争斗

 

因为前面那段我不知道大家,我估计刚才那个杂音,可能你们也没仔细听,就是简单说一件事情,就首先是这么一回事儿,中国经济呢,就是我复述一下,但我不说得那么细了,就是简单先说一下前面那部分。

就是说中国经济欧洲化这一块,其实说到底是特别简单一件事。就是如果把中国各个省看成每一个国家的话,那其实就有一个问题,就是我们每个省在当时【分税制】的问题之下,每个省有自己的独立自**。

 

加上当时呢,我们也给了每个省有它一个所谓的这个发展三线,发展这个——就是当然打仗那会儿嘛——三线工程建设,大家应该很多人是有这概念的,就是那会儿说三线工程建设。所以呢,在每一个省份都有自己作为龙头的企业或者说作为自己优势的产业。加上当时打仗的时候,为了怕被别人一锅端了,这是苏联那会儿的一个历史包袱嘛,所以我们当时把很多产业分到了全省各地,每个省都有自己能够拿得出手的东西。

但是这时候出现了一个问题,什么问题呢?就是说,经过了当时的这个乡村这个城镇性企业的发展,也经过了当时我们所谓的这个国企化的一些改制这些东西,使得说真正意义上开始到80年代、90年代初的这个【自由经济时代】的时候,每个省都发展出了自己的一个独立经济业态。

 

打个比较简单的一个例子,就是每个人都应该听说过,当时我们说每个地方都有各个地方的饮料,比如说,陕西有冰峰,然后青岛有崂山可乐,然后还有一些什么华洋汽水这些,北冰洋这些。那这些呢,其实就是当时各个地方发展经济的一个最简单的一个例证。

 

那这个好处呢,就是当时我们各个省都很能打,大家都能自己去赚外汇,也能保障于自己省份自己内部的经济的流转。但是坏处就出现了一个和当时欧洲同样的一个情况,什么意思呢?就是内斗,大家开始进行内斗。这个内斗就会出现了一个问题。就是你卖东西,我也卖东西,那好处的方向应该是说大家一起去研究这个技术,你得看谁的技术更厉害,然后谁的产品就能够说更有竞争力,这是我们理论上来说的经济。但实际情况是那会儿中国太穷了,或者说直到现在中国都太穷了,你的产品就算好,但是价格贵是没有用的。

所以呢,当时,反而说这种类似于欧盟式的一种经济模式呢,并没有使得说我们的经济真正意义上完成一个腾飞,反而是出现了这种各自的这种相互的制约。甚至说【三角债】的存在呢,使得说我们陷入到了当时这个欧洲政治的一个常态化的一个状态,就是撕逼。各个地方撕逼,地方和地方撕逼,地方和**、和中央撕逼。

那我们当时就出现了一个问题,就是这种经济肯定是限制我们的发展了。然后像这种发展,我们就要打破这个问题,那打破这个问题怎么打破呢?首先就是要把这个拆掉。所以我们当时呢,用了两套不太好的方式。一套呢,是说我们当时引入了外资。大家应该知道当时那个可口可乐跟那个非常可乐进中国市场的时候,一下把中国这个国运营的八大这个饮料厂基本上都吞掉了这个事儿。

这是当时因为买办的问题,所以形成了这个情况。//然后以及说我们把很多的一些老三线的一些厂子内迁、合并包括撤厂这种情况,以及说很多的一些这种工人下岗这些事情。用这种半强制半不强制、半正面半不正面的方式,解决了当时地方保护主义,通过分税制的方式,使得大量的资金能够汇集到中央,地方呢,不再有这样的一个经济自**。这保持了我们整体的一个国家的稳定。

但是我们也做出来一个让渡,

什么样的让渡呢?

就是我们所谓的这个【转移支付】。我们可以说,我们开始把很多的钱由中央进行这样一个调拨,大家都能够说利益均沾嘛。然后我们给优势的省份,比如说像上海这些,我们就说:哎,落后的省份给你供给资源,比如说像山西的煤炭、青海的这个水电资源这种情况,或者是说像中部城市人力资源这种,我们把它供给到这个东部沿海地区,那东部沿海地区上缴的税收呢,也通过转移支付的方式给到这些穷兄弟,大家都有的赚

所以呢,这就解决了当时我们中国欧洲化的问题。

当然其实这个地方解决经济欧洲化的一个问题呢,

核心点是什么呢?

核心点是它想解决的是人的问题,

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当时面临一个问题,就比如说:第一是当时很多的这个人不愿意出去,大家说安土重迁嘛,不愿意离开家乡,这是主观的问题;客观的问题是那会儿你就没法离开,大家都听说过那会儿说你要去任何地方写介绍信这个问题。

所以呢,导致我们大量的人力资源没有流转起来。而作为我们当时来说呢,其实我们那会儿在80年代、90年代初的时候已经开始介入到这个国际经济贸易了。那国际经济贸易我们今天在群里包括说我们一直在说一件事,就是整一个这个经济模式的一个状态之下,我们在整个全球产业链上其实所去付出的就是一个人。

 

所以你会发现我们一直说我们成为世界工厂,说的是我们的人口红利、人口优势,从来没说是什么技术优势,也没说是原材料优势。我们经常有听到说那个澳大利亚通过管理铁矿的方式把我们逼得是要死要活的。所以我们其实可以明白,在整一个经济业态上,我们供给的是人。那首先我们其实解决的是这么一个中国经济欧洲化的问题,但实际的核心点就是要把人解放出来。

 

因为陆铭是站在一个经济学的角度,就比如说我上海周边的土地,那这是很值钱的事情。我上海周边的土地,你想要建个房子能卖多少钱?上海房子上千万。甚至说我在上海建一个这个写字楼,我能招一个企业过来,这又能卖多少钱?他有时候他用这个来算。然后就提出来一个观点,说我们能不能这样?把东部沿海地区所有的土地全部都改变它的性质,让它变成商业用地,让它变成这样的一个工业用地;然后我们把所有的这个粮食用地转移到像什么西北这些地方,让他们去种粮食。

然后呢,陆铭也提出来了自己观点,就提出来说:在当时,我们一直也知道中国曾经有段时间就是各个地方的政绩是靠税收嘛,那税收实际上来说在没有卖地之前靠的是企业的这个缴税嘛,所以当时呢,就弄了很多这个招商引资的行为。

招商引资呢,那会儿像很多的城市,它也没有资源,那它能承诺什么呢?一个承诺就是说,我给你把这个地免费给你批,给你降税。

最主要一个点就是我们今天吐槽的那个问题,也是我们聊过的一件事儿,为什么说印度、为什么说这个越南、为什么说东南亚人口的资源比我们的价格更便宜,但是这些厂子还是要在中国设立呢?其实就是最简单一件事儿,我们在整个这个生态链上、在整个国际贸易生态链上提供的是人。那提供的是人,除了说我们人员工资更低之外,还有一点就是违法成本。

什么意思呢?就是说《劳动法》在中国这么多年,我们已经改革开放30年到40年的时间了,我们都没有《劳动法》的概念,这个还是说在白领阶层。可想而知,在很多的工厂,它们哪有什么《劳动法》呀,它们的管理真的是人不如狗。

也是因为这种人不如狗,所以你会发现,虽然中国的人工成本看上去好像是要比这个就是东南亚那些东西要高,时薪我们可能是有三四十,东南亚可能才十几块钱,但是你要知道,我们如果除去双休,我们如果除去这个加班,把这些东西全算进去。

甚至说我们再算进去这种违法用工的这种情况,还有说黑中介这种情况,还有说保险这些情况,把这些东西全算进去之后发现,好家伙,我们的人工成本可能比东南亚还低。所以这才是保证说为什么那些企业到中国来办厂的一个核心原因所在。那这是说远了,拉回来。

所以呢,这地方就提出来一个点,就是说陆铭说的,我们能不能是这样,这样的话又能又能兼顾土地这个粮食问题,又能说兼顾发展问题。

那温老当时其实一直以来站的一个点就是坚决不能说动这个土地,一定要发展乡村振兴,为什么呢?因为乡村振兴跟粮食强相关,有了粮食才有了这样的一个就是我们说叫民族的一个自信心或者叫民族的安全、国家的安全。所以当时温老呢,

就因为这个点,他跟陆铭是非常的一个强对应的一个事情。人怎么用的问题、土地该怎么分的问题,所以当时在这一块就争得非常强烈。那实际上呢,我们在另外一本书这个《置身事内》里面,通过它里面的一个阐述和数据,实际上呢,可以这样说,陆铭的这个观点早在2010年左右的时候就已经真正意义上被很多当地的这种**用了。

 

什么意思呢?就是,理论上来说,每个城市应该有多少的这个农业用地、用多少的工业用地,这个就是固定的,也是恒定的,但是呢,很多地方**实际上已经做了一件事,就是对上瞒,就是说我根本不告诉你我有没有动农业用地,反正我也是把它拿来用来了,然后就变成了所谓的工业用地,建了厂子,建了写字楼,出现很多这些违规违章的这些事情。

 

 

然后呢,但是在整个上面统计系统来看呢,没有问题,为什么呢?因为上面统计系统并不知道土地性质已经发生变化了,甚至说像上海就会出现一个情况,它把农业用地全部拿去做工业,做商用了,做民用了,但是呢,它每年还能给上面去交这么多粮食。那粮食从哪来的呢?从进口来的。那进口是怎么能绕过海关的呢?那这个就是非常有意思的,我们叫做福清党(福清帮?)这么一个所谓的一个存在了。

 

所以呢,这个就是说了一个问题,就是其实陆铭跟温老的这个争端早在2010年的时候其实就已经落地了,就是就已经有答案了。然后呢,我们在2014年、15年的时候,其实看到的所有的这些【统一大市场】的一些落地和统一大市场的这些新闻,包括大湾区的这些构建这些,其实就已经算是实打实地告诉我们,温老在这一场就是温陆之间的这个争斗这一块,其实温老已经失败了。

但是呢,可以这样说,温老是一个很有良心的学者,但是,不知道温老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但是他被人利用得很厉害,为什么呢?因为温老的这个振兴乡村的这个概念已经成为了很多这些比如说乡村里面的一些村委会、乡村里面的一些老爷还有一些企业和白手套他们用来去掠夺农村土地的一个理由和话头。

所以你会发现所有去拿着这个名义振兴乡村、去乡村去拿地的、去侵占农民房屋的、侵占农民这个土地的,基本上打出来的口号都是振兴乡村。他们都是以注册了某一个企业的名义,然后对这个乡村的土地进行了承包,承包30年、40年,还有承包60年这种情况,那实际上就已经完成了土地性质的篡改了。至于说,篡改之后,这些土地到底是用来做什么,那这个是后话的事情了。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呢,就是第一章中国经济问题其实是解决了,也有了一个最终的答案:中国不会走向经济的一个欧洲化,那不会走向欧洲化,必然而然就会走向这样的一个统一化。那统一大市场,就一定会落地。那立足于统一大市场,就一定会出现我们所谓的城市化的一个问题。

那我这个东西说得也比较透彻了,就是说,如果我要进行统一大市场,那我一定是说要把内部团成一团齐。团成一团齐,大家经常会想到所谓的计划经济,但实际上这个和计划经济的性质不一样。因为计划经济的核心是指说我要把里面的这些东西进行所谓的计划派遣,就是说我来决定东西该怎么用,其实这是一种转移支付的一种全新的这种表述形式吧,准确来说其实就是转移支付的一种方式。

 

但是我们要做统一大市场,可不是所谓的转移支付,更不是所谓的计划经济,它不是一个经济性的方式,它也不是一个纯政治性的方式,它是一个真正意义上可以说是管理性的方式。

所以呢,这就会出现一个什么样的问题呢?就是说,它必须要通过城市化的一个问题,首先是要先把第一个人先集中到城市里面去,因为我们刚才说了,其实温老跟陆铭争的就是争的是人的问题。

那陆铭现在要做的事情要把人用起来,就得先把人从农村赶到城市里面去,让城市里面有足够富裕的劳动力。这些劳动力它能够说不管是去做工业还是去做服务业还是去做其他的这些东西,总归它可以通过这样劳动的一个方式来产生相关的价值,也能说推动中国这个所谓经济的发展,因为我们毕竟在生态链上处的就是人嘛,保证了人口红利的持续化和稳定化。

当然而后、在其后的,就会和大家我们说的公租房相关,什么意思呢?就是它要保障于人口的持续的生育,什么意思呢?我们现在为什么觉得生育能力很差呢?很多人不愿意生孩子,是因为看房贷头大。自己背了几十万、背了上百万的房贷,根本就不敢生孩子。

但是如果把这个东西给你换一个说法,你现在只是背房租,或者说你只是没房租,那大家就会觉得压力没有那么大,没有直观的一个压力感,就愿意去生孩子。然后这个时候呢,就会保证我们的人口红利可以一点一点、一点一点地扭转起来。

并且来说,你想调控房贷是很麻烦的事,但是你想调控房租很简单。就跟我们现在这个防控分区一样,我可以说想封哪个区封哪个区,那未来也可以说我这个房租调控分区,我想哪个区涨就哪个区涨、哪个区降就哪个区降,我可以把人通过房租的方式跟赶羊一样地从这个城市赶到那个城市。

可能说我这段时间,我工业比较好,我缺人,那我就把工业城市这边的房租调低一点,吸引一大堆的人过来,然后我什么时候发现,哎,我好像那边服务业更需要人了,那我就把工业这边的房租调高一点,把服务业那边的房租调低一点,用这种方式把人不停地进行驱赶,就跟驱赶羊一样,这是真正意义上统一大市场的一个核心概念所在。

所以公租房为什么会替代就是之前的商品房?核心点就在这个地方,因为找到了一个更好的方式来对劳动力进行了一个管控和调整。所以呢,依托在此之上,它会分为三个步骤。

第一个步骤首先是要把人从农村赶出来。先是说我们说这个城市化发展,不管是说通过这个产业的问题,把人给引到了这个城市当中去,还是我们通过说把大量的产业离开农村,或者说对农产品进行限价的方式,使得大量的农村发现这个种地是养活不了自己的,只能进城务工,然后最后就在城市留下来了,这是第一步。

第二步呢,就是说通过改变商品房变成公租房的性质,让每个人都能有房住,能在城市中能够留下来,但是说后期可以用这个房租来调整这个事嘛,让每个人开始习惯于城市化的一个生活水平,然后也能习惯于这种管控的模式。

那第三步呢,就是我们所谓结合【金税四期】在内,结合我们的所谓的这个大数据,就像之前阿里说的那个事,要跟每个人建个这个电子档案,这个电子档案并且不可篡改,就像我们现在说的在江苏的这个HR联盟一样,然后通过这种方式让每个人都有一个所谓电子芯片。熟悉吗?跟你现在手上拿的那个二维码有点像。所以呢,用这种方式把每个人的这个信息进行了完美的一个备案。

你这个人到底会什么?你这个人收入水平如何?能力如何?完全进行了一个人一个档案的一个删减。然后之后根据你档案的删减,再通过我们所谓资格证考试这种方式,给补贴也好,或者说某些工作必须要有资格证的方式也好,进行人才的定向培养,那这个时候就解决了我们现在到底说五五分流到底哪些人是进场、哪些人不进场这个问题。

所以你会发现为什么现在的这个教育这段时间进行了强改革,不管是改革教培还是改革这个大学,原因很简单,包括这段时间喊出来一件事——要取消无用的大学专业,其实都是在做一件事情,就是未来通过这样的一个城市化的发展,把人赶到了城市,对城市用公租房来调控于人的一个去留之后,再通过这个就业资格考试的方式来替代学历。什么意思呢?

就是在《大国大城》的概念之下,在统一大市场的概念之下,不需要综合性人才,明白吧,就除了老爷之外,不需要综合性人才,所有人都是工具人。也换言之,就是不需要综合院校,我不需要你给我一张985或者211的这个学位证或者学历证来告诉我,你有这个能力,我只想知道的是你会什么?你会种地吗?你会拧螺丝吗?你会研究化肥吗?它就会变成这样的一个方式。

所以你会发现我们现在为什么在这个教育上进行了这样一个强改革,包括说为什么会对教培下那么大的一个狠手,原因也在这个地方,因为不需要培养那么多无用之人,它需要培养极其适合且适用的工具型人才。

那在这个地方呢,就出现了我们说的一个问题,在说把人赶到那块去呢,首先也会要先废除这个户籍制度吧,就是我们说的要先把户籍制度先废除掉,那就有了我们在《大国大城》中也就第三章这个地方看到的。

我们首先

这个东西跳哪里去了?我们首先先是把这个户籍制度在第四章开始去除了,没有了户籍制度的限制,你哪里都可以去,那说是哪里都可以去,其实你又怎么可能哪里都可以去呢?我只需要告诉你哪个厂招人,哪个厂不招人,我想让你去哪就去哪里,所以打破了户籍制度,看似给了你的自由,但实际上只是把一个更深的枷锁夹在了你的脖子上。

 

科技并没有使得人真正意义上脱离束缚和控制,而是使得所有的这个控制和束缚变得更加隐藏化和不易察觉化。那这个时候,到底你的脑子是你的还是他的?到底这个决定是你下的决定还是别人下的决定?那这个事情我们就可以说,大家心里有个结论了。

那我们就说一下,这里面其中有个点,也是大家比较感兴趣的,就是说地方**的借贷问题。那其实我们都知道一个问题就是当时我们说的这个【城投债】的问题,我们一直以来认为的城投债就是说是因为地方**没钱,要不停地去发债,发这样的一个就是债券卖土地,然后来这个赚钱,然后来发工资。

但其实最开始的时候,城投债的设置并不是这个意思,就是它最开始的设计并不是这样的,并不是一开始就抱着这个坏心来的。但是后来变坏了,这是后话。

我们一步一步说,首先第一件事情是城投债最开始设计是为什么呢?就是我们知道刚开始前面说的,很多地市招商,当时建了非常多的这些工业园区,特别是说当时这些工业园区建的时候,跟那些企业谈好了,说我建好了,企业就过来。结果企业过来一看,发现你这边要人没人,要资源也没资源,要技术也没技术,我来干嘛呀?

 

甚至说有些官员那时候很正直,你要是违反劳动法,那我还要帮这个工人出头。然后我们也知道东三省呢,是最早的中国的工业园区,工人是非常有这样的一个团结性以及相关的这种自我保护意识了,所以这就导致于是说很多的招商根本招不过去。所以这个地方想说一个点是什么呢?

 

就是一直以来我们每次经常说投资不过山海关、投资不过山海关,很多人真的以为说那是因为东北那边烂,当然也有东北那边烂的原因,但是早期说投资不过山海关的一个核心原因是为什么呢?是因为那边的工人根本不听话,什么意思呢?你要让他加班,工人是不加的,而且呢,你如果真的要搞他们,他们非常的团结起来,要跟你对着搞,而且经历过国企下岗那一波之后,私营企业那些弯弯绕跟当时国营下岗那一波的操作比起来真的是差太多了。

 

所以当时,这就导致了一个问题,就是企业当时和地方**谈了那么多的一些东西,但这些东西没法落地。

没法落地的,地方**钱又花出去了,怎么办呢?这个钱你想让中央帮你掏,中央是肯定不帮你掏的,你自己解决,所以当时地方**就想了一个非常骚的操作,什么叫骚操作呢?就是地方**说,这样,我成立一个城投债公司,我自己把这一块土地买下来,然后我再去改变性质。

改变性质,什么叫改变性质呢?这是一个两头骗的一个性质,什么叫两头骗性质?有时候说,中国的这些地方**的那些这个政治上的操作真的是很6,为什么?首先它们干了一件事,我现在这边不是建了一个工业园区吗?那我就跟这些市民说,我这马上要引进一个什么样的企业,你们赶紧来这边买房子,企业来了就有很多人到这地方要来上班,上班的话我们这交通又差,那个没有住的,到时候肯定是说他们要在这旁边就是住嘛,你们现在来买房子先买就是先赚。

然后我们也知道,其实作为体制内的那波人,老爷们早就知道这套游戏是什么,所以老爷们早就把那个园区周边的房子全买下来了。然后呢,当市民发现那边的楼盘那么火,市民赶紧也去接盘去了,所以老爷们先赚了一手,把这个房子先卖给了市民。当市民拿到手之后,房子不是看得很火热吗?大家发现那地方那么多人,企业也觉得有搞头,企业就过去开个厂子。开一个厂子之后呢,这会其他人一看,哎,又有了住宅区,又有了企业,又有了基建,那这就是一个新区。

就很多人就选择说,哎,这地方可以投资去开个店,去搞个什么业态这样子。所以就变成一骗一,二骗二,这种方式就慢慢地把这工业园区给骗起来了。

但这里面有个被忽略的细节是什么呢?就是被骗过去工作的这群人当时是真的被坑得很厉害,为什么呢?大家要知道有个叫违约协议。什么意思呢?就是你跟人家厂子签了工作两三年的协议,然后它是按照你这个年工资三倍来进行赔偿,那你要知道这些人怎么可能赔得起三倍的工资呢?所以呢,就变成了就是在那地方咬着牙,坚持干一年,然后赶紧跑路,咬着牙坚持被剥削一年,这个跑路。

结果就形成了什么呢?就形成了我们经常见到的这个,一批人在赶紧跑,一批人又赶紧进来,然后就不停地这样去收割这样的一个所谓的人口红利。所以你会发现这个操作就特别有意思,也是中国这个政治玩出花来的一个典型,城投债的一个典型。

当然这个也是两个方向,一个方向是说先是先建住宅,也有说是先是先建厂房这个事情,就是说我建个厂房,然后再把人给骗过来,然后再建房子再卖这个事情。所以呢,这地方就想说个点,就是城投债最早出现的时候,其实并不是说就抱着卖地去的,只是为了解决当时这个招商引资的这个烂摊子,在这个地方。

但是我们也说了,刚才呢,我们说了要这个骗局的时候,最开始知道的是老爷,老爷买了很多套房子,他知道肯定能卖出去的嘛,因为当时由**来开口说这个地方要开展新区,要招多少家企业,谁不买?那肯定能骗来一大堆的韭菜。所以当时老爷在这一条路上赚得是太欢实了。所以这条路一走通之后,大家发现这是一个利益均沾。

很多人一直以为说地方**赚这个钱,什么地方**拿了,银行拿了,然后开发商拿了,就中央没拿,然后说只有中央最亏。其实不是这个样子的。怎么可能呢?对于中央来说,你把那个地方就是经济搞起来,这个就业率和失业率的问题解决了,当地又发展起来那样的经济业态,我亏什么呀?我没什么亏的。

所以中央来说,我在乎钱的问题吗?我不在乎钱的问题呀。所以呢,其实并不是说中央亏,真正说亏的是什么呢?真正亏的是说,它用这样的一个城投债的一个方式,使得说当时的老爷们是利益均沾,什么意思呢?

就是有一波被忽略的人,就是体制里面的这些小的一些个体,就不是说作为某一个群体,而是那些个体,比如说知道信息的小老爷们呀,比如说这个同一个单位的人。因为你会发现嘛,大家都买,他买,他赚了,那你肯定跟着后面买,而且作为说当时公务系统,你去贷款,银行是很愿意的,然后这个楼和这个房子开发商可能就是你管的,那你说你买房子能不容易吗?

这就形成了一个真正意义上体制内的狂欢。这也是我说的一件事就是大家为什么会觉得说老爷们有个三五套房,觉得很奇怪呢?那我想告诉你,其实老爷们手里面有三五套房,太正常了。在三波的一个这个房地产的一个这个腾飞期这个时间之内,他们都绝对手上最少有三套房,多了,三五套房、七八套房都是很正常的事情,为什么呢?

因为当时他们有相关的信息,而且可以完成几波倒手——对于韭菜的一个收割。你想,如果你是一个老爷,你想一件事,你现在去问人家借点钱买套房子,把房子出手了,跟韭菜那边先把钱收过来,然后跟你体制里面的人打个招呼,赶紧过户,再拿这笔钱,然后再去买一个这个楼盘。

甚至说你脑子活一点,你看看跟你这个城市类似的这种城市有多少,在这些城市都买上这样的楼盘,然后再通过加杠杆,因为那会儿金融数据没有互通,你可以在这个工商银行借,也可以在建设银行借,可以在农行借,四大行业都能借,六大商业银行也可以借,甚至地方性银行你都可以借,用这种方式,你可以加多少的杠杆?所以当时那个时代有很多的体制内的人因为这一波是肥得盆满钵满。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说城投债公司这个城投债这玩法为什么可以无往不利呢?因为体制里所有的老爷都吃到了红利,没有人会拦着他的路。这也就导致了说城投债这个事情才会刹不住车,你也会出现我们平常看到的当时深圳那个笑话,就是说,去拍房子,某一个处的这个处长夫人拍到之后发现这个楼盘不好卖,去退房,结果那么多人就只有她退了,其他人都退不了。那你试想一下,这已经是2022年的事情了。

那早在30年之前的时候,那个时代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一个混乱和黄金的时代。所以呢,为什么我们说城投债这个事儿,很多人会把它理解为什么削减什么地方债务、帮地方赚钱的事儿,并不是。其实这个事情最开始的时候呢,就是一个体制内的狂欢,以及说解决当时招商引资副作用的事儿。

 

那在这里呢,

我们也就说一下第三个部分,

就是我们所谓的第五章这个大城市不死这个问题。

因为我们之前说了一个事情,什么意思呢?就是说你作为城市来说呢,你首先把这些人集聚过来,肯定是有一个集聚效应的一个好处。就我们说的,你人过来肯定是说,企业过来、人过来那肯定是说大家好沟通、好商量,效率更高,这是我们所谓的一个好处,叫集群效应这一块,这是工业社会的一个优势和基础。

但是这地方呢,又会产生一个什么样的一个问题呢?就是说作为我们说个最简单的城市,就最简单的一个阐述,就是这些人都来了之后,肯定会造成城市的一个负担,不管我们说的是城市扩大过程当中管理性的一些问题,还是说城市发展过程当中出现的这种就是各种的环境污染这些问题,那其实这种问题导致的结果就是城市的负担变得很重,什么意思呢?

就是城市要不停地去扩建,扩建可能要**,**就要给钱。因为我刚才说了体制内的狂欢这个就是老爷们,但是你**拆的可就是韭菜们了,所以呢,作为老爷们来说,**是最不愿意干的一件事情。为什么呢?因为这个钱都已经被**户给赚了,都被韭菜们赚了,所以当时不愿意**。那不愿意**呢,城市最开始的规划呢,也没做好那么大的一个就是布局在那个地方。

所以呢,城市发展出现了问题,那这就回到我们最开始说的那个问题,怎么办呢?一方面要发展,一方面没土地,搞新城喽!搞新城的好处太多了,老爷们可以重复玩一下刚才说城投债这个问题,吃个盆满钵满,同时呢,又能说用新城的这个方式来创造新的刚需,而且还不用分钱给韭菜。所以呢,当时承建了无数的新城,各大城市都在疯狂地去扩建新城。

那新城扩建之后又出现了一个问题,什么问题呢?就是说很多的这些人不愿意到新城那边去从事服务,为什么呢?就比如说,首先我们知道城市有一个非常强的一个依托,叫做水资源,虽然现在的这个科技已经很发达了,但是水是一个城市就是说能够建设的一个基础。所以这就导致了你想去建一个新城,那么你要是建一个新城的话,水资源解决不了的话,这个成本是非常非常高的。

所以呢,就导致了一个问题,就是说城市呢,就想想看,我要这么大的一个成本,韭菜们又不愿意过来买房子,又不愿意过来让我割,那我做一件什么样的事情呢?我就把人清出去。所以呢,当时提出来很多的说法,比如说,第一个大家都听说过的万众创业。

怎么把这些韭菜们踢出去呢?首先第一个是你得先把韭菜们的房子搞没了呀,你得先把韭菜们的存款搞没了呀。当韭菜们有房子有存款的时候,韭菜们是能给你耗的呀。你通货膨胀,你是有上限的,你一年膨胀个5%、6%已经到极限了,你敢说你一年膨胀个百分之10%、20%,那这个就是经济危机了。所以呢,它就有个问题,它得先把韭菜口袋里面的钱骗出来。所以我们想想看,从90年代到现在为止,有多少次骗韭菜钱的事儿?

比如说下海经商,比如说当时的这个什么大众创新、万众创业,比如说什么一铺养三代,比如说买基金、买股票就是赚,这个此一类的种种,包括说还有一些非正规的,比如说什么传销,比如说什么电话性诈骗这些事情。所以当时呢,有非常多这些为了缓解城市的时候用的这些骚操作,这些骚操作的目的是什么呢?就是要把大家的钱给逼出来。

所以呢,这个就导致了一个问题是什么呢?就是说,当时的韭菜过得很痛苦,那韭菜们过得很痛苦呢,就出现一个问题,就是韭菜们不高兴,老爷们也不高兴,那怎么办呢?老爷们想想看,既然骗你骗不出去,那我就用强制性的吧。那强制性是什么呢?房子。为什么是房子呢?你想想看,它现在告诉你说,你看你现在这个房子住多差,八九口人挤在这一个房子里面,你看老房子又破,社区又乱,这个厕所还是个公用厕所,然后说一大堆这些不好的东西,然后跟你说,赶紧这个买新房,赶紧这个改善性住房。

你一听,哎,好家伙,那这个肯定得换,你就想着换房子。等你把房子一换,好家伙,你的这个存款没有了,负债也背上了。所以老爷们来说,诶,好家伙,你现在没法跟我耗了吧。甚至很多人赔得把这个房子都抵押掉了,但你想想看,你所抵押的是谁?这些抵押公司和这些银行的背后又是谁?所以就通过这么几轮的这种连蒙带骗,把韭菜们口袋里面那些钱给骗得干干净净。当韭菜们没有钱的时候,韭菜们就成了真正意义上这样的一个就是所谓的这种流动性的流民人口。

那我们大家就知道而后发生的事情,因为你是流民,那这个时候让你干嘛就让你干嘛了,你呢,你不再具有选择权了。就像我们之前说的,你之所以你土著觉得你牛逼,是因为你有房子住,你可以说你一个月2000块钱你都能活下去,但是当你没有房子的时候,怎么办呢?房租你吃得住吗?

你吃不住。你怎么办呢?是不是?甚至我可以通过调控与我本地的这个企业的问题,人为地去制造一些经济的不好,让很多的企业离开这个城市,或者说让这个让很多的企业这个所谓的这个少招工、降工资、裁员这些事情,使得说大量的牛马开始出现。那这个时候就很简单了,出现了,那我就需要你去做能帮我赚外汇的事情,包括不局限于说高端一些的这个所谓的电子、这个外贸、电商这一块,还有说去非洲打灰、土木牛马们,华为去国外建什么港口、建什么通信塔,然后以及福州那边的这个海员出去搞远洋贸易这些事

 

你会发现牛马这个人力资源开始被动起来了,并且连最后一波城市当中这些以前的这些土著都开始被动起来了。

但是这个好处是什么呢?好处就是说真正意义上完成了城市的重新规划,同时也完成了城市阶级的重新的一个分配,同时也完成了人力资源最后的填充,但是又出现了一个最麻烦的问题,就是我们刚才说的,你一个国家当中、你一个城市里面,既然说最后连土著这一部分的人都需要去从事于牛马的工作,那也就意味着你这个城市和这个国家已经没有闲人了。你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吗?

就是你所提供的劳动红利和你所提供的人口红利已经到了极限了,再往后没有了。你已经把最闲的人都拉去这个工作了,那你想想看那些最忙的人那还是人吗?所以我们才说天坑四大专业为什么那么坑?就这个道理。

所以为什么大家现在觉得说这么累呢?就是因为,我们实际上呢,能够躺着的空间是越来越少了。所有这个就是说在你前面的这些人都已经起来干活了,已经说,如果真的跟说发洪水一样,你脚下的这些人已经淹死了,跟你腿一样高的人已经基本上已经快淹死了,现在已经要淹到你了。然后为什么大家会觉得这么难受呢?你要想知道一个点是大部分现在在喊的这些所谓的白领、所谓的中产,现在喊的最惨的是中产,你要知道一个社会结构当中连中产都开始喊惨,那你想想看不如中产的那些什么小白领、那些什么工人他们是什么样的生活呢?

所以这也就是说,看似说城市化非常成功地利用这一套的骚操作,把这些牛马这么多年积累下来的这些财富完成了掠夺,完成了剥削,同时完成了整个城市重新的一个规划,也完成了说对于劳动的这个人口素质的一个需求,也完成了说甩负担这个事情,但是同时也把最后的这些就是,怎么说呢,潜力已经耗了干干净净。

也就是说我们现在再想去捞这个人口红利,真的没有的捞了,所有人都已经在产业链上了,没有说任何一个人现在是躺着的了。所以我们最近看说富士康这个事情,很多的这些公务系统的人都开始进富士康去打工了,这个其实也说明一件事情就是,如果说我们要按照士农工商来说的话,按道理来说吧,你说农跟工去当牛马,这个都能理解,你最后说商去当牛马也都能理解,你最后连士都去当牛马了,那不是全民牛马吗?

所以这也是最开始时候我们在嘲讽于这个模式的原因,就是我们在最上面不知道这些做战略的大佬们是怎么想的,他们竟然相信说在美国制定的这样一条产业链的逻辑之下,我们可以赢美国。就是这你不明白这个逻辑是出于什么样的逻辑点,你知道吧,就是它想替代美国,但是它想用人口优势去替代美国。这个不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情吗?

就我们说了,经济一停滞,你像澳大利亚这种卖资源的,那人家资源放仓库里面,我煤不挖了,矿不挖了,能有什么负担;你像搞科技的,经济停滞了,我大不了就是我自己再钻研钻研公式,我钻研钻研**,对于我来说的话,其实经济停不停滞影响并不大;但是对于你出人了,你怎么办呢?这些人停下来怎么吃饭呢?他不可能像资源一样停在仓库里面的,他也不可能说像技术一样去研究研究自己把螺丝怎么拧得再好,因为你那个螺丝拧得再好,你也就是拧螺丝的,你拧出花来,它也就是个螺丝。所以就出现了,我们现在非常非常积极地想要去进行这种国际上的这种贸易、国际上的这种交流,其实都是这个原因。

所以核心,我们在讲为什么说我们在讲昨天内容的时候很多同学不明白,我们要把它拉回来,今天专门讲一下《大国大城》呢,就是因为说,我们现在所面临的所有的困境和我们现在所面临的所有的这些问题都是由最开始选择《大国大城》造成的,明白吗?

所以这就导致了说《大国大城》这个概念是说解决了我们前30年的问题,也使得一批人因此而飞黄腾达,但是它已经把潜力耗尽了。这也就是说,所有商业化和所有工业化和所有西方性文化的核心点,因为西方性文化走的就是掠夺文化,就是我这一块吃干净了,换下一个地方,我再非常快地去榨干一个地方的潜能,然后再换下一个地方,这就跟阿里一样嘛,阿里也是这样的,一个行业吃干抹净,换下一个行业,就这个情况。

所以西方化的这个模式呢,是说你要想走这条路是可以的,但是你必须保证是自己是最强。如果你不保证自己是最强,你想走这条路就是个笑话,而且你榨干之后,你怎么办呢?所以这就成了现在的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上也上不得,下也下不得,就很拧巴。

然后最后一个点呢,就是我们说的这个地方,就是关于这个最后的这个城市病,其实它这个城市病的问题并不是说,就这一块实际上算是陆铭给自己的一个辩解,就是自己所推崇的《大国大城》没有问题,都是可以解决的,比如说什么污染问题可以解决,贫穷问题可以解决,城市管控问题可以解决,这都是废话,肯定是可以解决的,但你不考虑成本嘛?

所以呢,这地方就不去做一个过多的阐述了,只做最后一个延伸,就是说,为什么说温老的那一套落不了地?这个也是陆铭在整个文章当中对温老问的那个问题,就是什么问题呢?就是我们说的,如果你是个小农经济,那小农经济除了我们理解的工业化的这样一个规模化的问题之外,你还是会重复最开始的那个中国经济欧洲化的问题。

就是说,你一样是说你自成体系,你就像我们经常说那句话,今天苹果好卖,大家都种苹果,明天苹果一下多了,苹果就不好卖了。所以呢,就是说小农经济最大的问题就是不管把小农经济作用在农业还是作用在旅游业还是作用在工业,都是走不通的,为什么呢?因为它是个极致内耗的一种方式。你会发现,曾经徽派建筑的旅游村火了,然后全世界都开始建这个,全中国到处都是白墙黑瓦,然后乌镇的那个小镇模式火了,到处都是这种什么古镇。

然后你会发现,所以呢,小农经济的模式一定是不适合发展经济的。但是呢,话也说回来了,就是小农经济不适合发展,但是同时我们走的这个就是《大国大城》这个模式又有极致的负担,那有人就会问一个问题,那为什么两条路都走不通呢?我们到底问题是出在哪里的呢?

其实这个问题非常好解决,出在哪里?我们曾经呢,有过一个模式,什么样模式呢?就是以国企制为核心的模式,这个事情其实大家也都知道,那个模式就是真正意义上的,我想自循环,我不跟你玩儿,这个就是唯一你能走的一条路,就是你自己去制定一个体系,我压根儿不跟你去那啥,我不跟你这个胖子去比谁重,我不跟你这个瘦子比谁瘦,我们就大家去比跑步,那你敢不敢跟我比跑步?

所以呢,这是一条正确的方式,但是话又说回来,为什么正确的路不走呢?就因为正确路的核心是全民公有制,也是真正意义上的服务型的一个社会,什么意思呢?就是老爷是要服务你的,而且那个时候呢,是要起民智的,也就是所有人都知道自己为什么在奋斗、为什么在工作,并且所有人都享受到了这个红利,就是说整体我们从最开始一穷二白,然后到我们开始把自己这个城市搭建起来,把这个整个国家搭建起来,大家都享受到这样的红利。

虽然我们经常会说工农的这样一个城乡剪刀差把农民剥削得很惨很惨这些东西,但是实际上你看现在也没好多少,而且实际上那个时候你要知道当时还有农会的,农民并不像我们想的一样,说被剥削得毫无反抗之力的,如果说毫无反抗之力就不会96年取消掉农业税了。所以呢,其实很多东西并不像我们看的那么浅显,或者说看的那么简单的一个事情。

只是说有些路是正确,但有些路难走,那当你选择了一条简单走的路的时候,你必然而然就要承担简单走的路的一个伤害。那刚才我这个东西讲到这里呢,就是我们正式把《大国大城》这个事情就给讲完了,因为其实这本书不复杂,它要讲的就是四个问题,以及说这四个问题是如何造成了我们说的这个就是房价的高涨以及公租房落地的这个事儿。

  • 微信号
  • 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搞钱阿蓝
  • 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公众号:搞钱阿蓝(xhllsys)
  • 文章来源:搞钱阿蓝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xhllsys.com/92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