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备份丨从电影周处除三害到自媒体宗教化的思考

阿蓝
阿蓝
阿蓝
1198
文章
0
评论
2024-03-0823:06:53 评论 38 次浏览 6393字阅读21分18秒

这部剧的火热,刷爆了大家的朋友圈,很多朋友后台私信了自己的观后感,然后想我写一篇文章。

其实这篇文章不需要大家约稿,我也会写的。因为这部剧对于我来说,是一份期待已久的礼物。

除了说它可以和我跨年直播时和大家讲要注意2024大概率会出现牛鬼蛇神狂欢的预判相互呼应之外,也是让我由此解开了自己由来已久的一个疑问:

现在的自媒体

到底算不算一种宗教,

甚至说算不算是一类“邪教”?

这篇解读,不牵扯到剧透,

所以没看过电影的也不用担心。

毕竟《周处除三害》这部剧的剧情,简单到没什么好剧透的。在他官方放出来的宣传片中,就已经把这部剧的主线内容讲完了。

就是一个杀人犯,想要以恶治恶的故事。无非是这个杀人犯天性“单纯”,所以在这个以恶治恶的过程中,碰上了邪教,与邪教发生了一些冲突,延伸出来了“周处除三害”的典故,也延伸出来了什么是好人,什么是坏人的历史思考。

但抛开这些之外,我觉得这部剧我最想聊一下的,其实还是关于邪教的部分,也是关于我说的“自媒体,算不算邪教”的思考。这段思考,放在了文末6000字的位置。

下面进入正文:

问题1:为什么可以过审?

对于邪教,其实我们大陆都是很陌生的,特别是85后的年轻一代。说邪教,大家有印象的不多,甚至说邪教所带来的社会性伤害与恶性影响都没有给大家留下太深的记忆。

这点需要感谢我们的公安前辈们,也需要感谢很多在反邪教一线努力付出的前辈们。但其实在20世纪80年代的国内外,都曾经是邪教的一个狂欢时代,那会不论是国内的气功热,还是国外的宗教狂,一种弥漫在世界范围内的“牛鬼蛇神”不胜枚举。

而这些“邪教”所造成的惨剧,也曾经是上个世纪一代人的惨痛记忆。所以在国内,我们对于邪教才一直是严格控制,严厉打击。但终归直面的宣传,与官方化的表述,终究是影响力堪忧。

而这部剧,我觉得最棒的点,就是她把邪教的定义用电影的方式进行了一个阐述。让大家可以很直观的看到邪教是什么样的?邪教又是用什么套路去控制人的?信邪教会有什么样的结果?以及发现身边人信邪教怎么办?都给出了一个明确的答案和参考。

而这,也就是大家说:

这么血腥的一部剧,怎么过审的?

在我看来,恰恰是因为“血腥”,所以才过审了。甚至于说与真正现实中邪教所能造成的危害来说,这部剧拍的过于温情,以及过于简单的。真正的邪教危害,远不仅如此。

要知道,剧中的邪教,可是偏居于澎湖一隅,基本上没有主动传教与宣传的意思。从剧中邪教的组成来看,顶多就是依靠一本书和教众的互相传播,而没有大范围的传教行为。

但是现实中的邪教可不是这样,他们重则写书拍剧投广告,频繁出现在电视和各大传媒平台之上。轻则走街串巷,挨家挨户的宣传与拉拢。有明确的组织与分工,也有明确的目标与计划。

邪教之所以叫教,是因为他具有上下级的结构,有教主,有副教主,还有杂七杂八的堂主一类。整个组织的每个人都是各司其职,甚至于相互之间还可以替代与交换,生命力极强。

就像剧中“陈桂林”在击毙了“牛头教主”(这个外号特别好,牛鬼蛇神,真是牛头啊)之后。他以为没有教主,这个邪教就自行解散了。但人还没下楼,圣女就承担起了新教主的身份,继续维持住了那个邪教的运转。杀了教主,并没有摧毁这个邪教。

甚至于说,如果圣女承担起了新教主的身份,反而会更大程度上的聚拢其教众,强化教众那种以死护道的神圣感,增加了邪教理论的向心力,让邪教更加做大做强。

毕竟,很多人思考靠的是情绪,而不是逻辑。在他看到教主被击杀,新教主继位的时候,他想的不是为什么教主会被人击杀,而是想的是:有人可以为这个东西赴死,说明这个东西肯定是有价值的,不然怎么会有人愿意为之抛弃生命?

所以邪教难缠,就难缠在这。

教主只是一个位置,而不是一个人。即便是抓住了教主,击毙了教主,如果不能从逻辑上拆除了这个邪教所宣传的理念。就会有人把这个大旗重新竖起来,再聚拢一群的教众。而没有拆除邪教宣传理念的任何强制行为,都很容易让邪教以此作为给自己的背书。

就像很多人说的:如果我做的没错,他干嘛要管我呢?肯定是我作对了,所以他才要管我。我要是做错了,不用他来管我,自然有老天收拾我!(这套歪理邪说,是不是挺可怕的)

而现实中,老天会不会收拾他没人知道。但若是指望老天收拾他,那在老天收拾他之前,他都是可以为所欲为。而现实,毕竟没有那么多的“陈桂林”替关老爷行道,所以也不可能对所有**都奉行一*一个,搞杀干杀净的策略。

这也是为什么,反邪教从来就不是单纯的官方行为,更需要民众配合的原因。甚至可以说民众如果不配合,那邪教就如同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打死多少次,都会被人重新拉出来扯大旗。

因此我才说,这部剧其实算得上是一份礼物,一份台湾省同胞送给我们大陆同胞的礼物。导演用很简单明快的电影画面,把邪教的最基础的形态展现在了大家的面前。把台湾省这个在上世纪经历过邪教与诈骗狂欢时代的惨痛经验,展现给给我们这些还没有经历过,但很可能很快就会遇上的人们看,做出一个最为形象具体的警告。

问题2:邪教有什么特征?

这部剧对于邪教的特征表述特别的好,甚至好过于这么多年我们做的反邪教宣传。把官方的说法给具体化了,用画面展现什么是邪教,以及邪教的危害。

特征1:教主崇拜

牛头教主明明是一个个子很矮,身体也不强壮的中老年人,但是他对于所有教众的支配却是绝对的。从上至下的每个人,对他完全没有反抗的意识,甚至于从骨子里都透露着恐惧。就像那个一直帮他下毒的医生,他从来不敢正眼看牛头,始终都是低垂着头的。

而这种崇拜,其实本质上也不是崇拜,因为崇拜是期望成为他那样的人。而**对于教主来说,却从来不曾想过自己要成为教主,而是期望自己永远是那个追随教主的人。

所以其实教主崇拜,更多的是一种精神寄托,是一种恐惧的变种。是教众害怕被教主抛弃,害怕被教主伤害的一种表现。

而这种害怕,就是

特征2:社会关系剥夺

其实这点和我一直给大家说的原子化非常类似,就是邪教一定会断绝你与社会的关系,只有让你的社会关系足够的简单与单一,才能够操控与支配你,让你陷入到害怕被教主抛弃与伤害的境地之中。

就像剧中那个自杀的妈妈,很多人疑惑为什么她要自杀?因为要不然放弃,要不然杀了“陈桂林”就好。怎么也不至于给自己一刀,这个逻辑想不明白。

其实非常简单,那个妈妈是单亲母亲,她的老公已经死了,她在独自抚养孩子。寡妇门前是非多,所以单亲母亲的社会关系一般比较简单。再加上他丈夫早逝,看起来还留下了一大笔遗产。因此她也没有工作的需求,全职带孩子,失去了职场关系。

这种情况之下,如果父母在早逝,或者父母的关系不好,那么这个母亲的生活圈层真的简单到了极限。甚至用我的话说,她但凡喜欢打个麻将,也没空去看那些心灵鸡汤,陷入到这种邪教的困境之中。

所以如此原子化的她,

在发现自己陷入到邪教的困境之后,

其实那一刻开始的她就已经是绝望了。

一方面是她没有能力自救,因为她的资产已经全部上交了,而孩子又在邪教手里,自己有没有什么社会关系。就算这一次没有伤害“陈桂林”,她也逃不出去,没有“陈桂林”,还有“李桂林”,终究她还是逃不过要去杀一个人,成为邪教的一份子,甚至成为教主的奴隶。

一方面是没有外界的人关注她们母子的死活,不会有人报警,也不会有人来找她们。就算他们死在了那个邪教里面,大概率也就是被邪教用木头棺材给埋了,没人知道发生过什么事。

所以她也是看到了这个结果,

也才发现能选择的方式只有自杀。

因为在她看来,她是完了。但是小胖不一样,至少她死了,小胖也许可以醒过来,不用永远当植物人。差一点,被邪教培养成圣童。好一点,也许会因为没有利用价值,而被邪教丢回社会。但不管哪一点,都比她不死,小胖就要一辈子当个植物人来得好。

因此你会发现,其实邪教选人也是极其讲究的,都会偏向于找原子化的个体。这些个体的社会关系简单,不会给自己增加风险,且这些个体的反抗能力也比较弱,就像“陈桂林”这种悍匪,如果没有**,他也做不到杀干净牛头邪教。

而对于这些个体来说,当他们被剥夺完资产之后,其实基本上也就失去了生存的能力。就像我常说的,只要你有一份正规工作,其实你都不至于原子化,三天不上班公司都会找你。

所以其实这些个体一般家庭条件都不错,但基本上都失去了工作的能力,就比如那个单亲妈妈,或者是“陈桂林”这种以为自己得了绝症的人。

因此当这些人失去了资产之后,其实也就失去了生活的能力。这个时候让他们回到社会上,就等同于让他们重新参与竞争。一群温室里的花朵,哪里能受得了这种恐惧,所以才会使得他们在失去资产后,反而会害怕离开邪教,害怕被教主抛弃。

更别说,当他们看过一次教主是如何杀人之后,知道了自己被杀也就是一个木头棺材埋了都没人知道的结果后。就会更加害怕自己如果逃走,好一点的结果无非是重新变成一个社会底层。差一点的结果则直接被教主杀了,一个木头棺材埋了都没人知道。

所以这种基于原子化所带来的无助,以及基于失去了自我求活的能力,都会使得他们面对邪教的时候,根本没有反抗的欲望。因为赢了也是输了,输了就更是输了,那还反抗什么?

更别说牛头教主可还是用黑水在控制教众,让教众无法确定自己到底是不是真的有病,是不是真的需要牛头教主拯救?毕竟,牛头教主可不是空头白话,而是用医院的X光片来证明自己的“神力”的。

所以这也就是邪教的

特征3:教众都是装睡的人

其实大家看到剧中那些狂信徒的时候,可能都会有过一个疑惑,究竟这些人是真的不知道自己被骗了,还是知道被骗了之后已经无所谓了?

毕竟牛头教主骗人的套路是需要帮凶的,比如那几个下毒做饭的人,比如帮他管理财务室的人,其实这些人都是知道牛头教主是骗子的。

但是,为什么这些人还要帮他呢?

难道仅仅是因为恐惧被抛弃或者被伤害吗?

当然不是,剧中有一个特别好的场景,就是“陈桂林”在小胖第一次晕倒的时候,背着小胖去医院,然后被教众里面负责下毒的小头头抽他耳光的的场景。

要知道“陈桂林”的身体素质和身高都是比他要强的,但是这个小喽喽抽陈桂林耳光的时候,丝毫没有犹豫,并且没有一点的害怕与担忧“陈桂林”是否会反抗。

所以其实教众为什么不反抗?

因为教众尝到了权力的**,虽然他们头上有教主,还有各种的堂主一类的,但是对于新教众,他们是老人,他们可以随意的欺负新人。而且如果做得好,他们可以升职,甚至可以享受到一些教主才能享受到的福利。

就像牛头教主那个地下的包间,那个包间有个走廊,如果仅仅是牛头一个人享受,并不需要分出那么多的房间。那么,这些房间又是分给谁的呢?

其实导演在剧中都已经给出了答案,也就是教众服从与教主,除了恐惧之外,也在于还有期待和获益。他们可以从新**身上获取到好处,且邪教扩张的越大,新教众越多,他们的权力和享受也就越大。

所以其实邪教为什么叫教,就是因为他是有组织性的,组织性的意思就是有晋升关系。而晋升关系则代表着是有上下级,上下级之间也必然有着不同的权利和责任。

因此,不要觉得邪教那些人没脑子,教主仅仅是靠**控制这些人。要知道,想要狗咬人,是需要给狗喂肉的。邪教的小领导为什么那么忠诚于邪教,也是因为这对他们来说,是一份工作,甚至是一份事业。

那么为什么

这些人可以欺负新教众呢?

其实这就是邪教的

特征3:PUA与人格剥夺

其实PUA这个东西最早就是源自于宗教的,说穿了就是一句话的事。也就是让你通过自我怀疑的方式,进行自我贬低,然后强调他对你的重要性,让你从追求自我认可,变成追求他的认可。

然后你就发现了,你要他认可你,你肯定就做他让你做的事。那最终也就变成了你做成了他奖励,你做不成他惩罚,整体来说其实就是一个训狗的操作。

所以剧中出现了“陈桂林”的入教宣言,又是跪着宣誓,又是剪头发,又是荆条抽背,又是忏悔自罚,又是强制劳动,还有那个最为大家吐槽的6点上早课。

本质上就是一件事,让你贬低自己。

而这套为什么可行?

其实就是《天道》系列解读中,我特别强调和拆出来给大家讲的那个“捧杀之术”。毕竟人无完人啊,怎么可能说有人没犯过错?哪怕就是像小胖这种孩子,都伤害过动物昆虫杀生吧?

这点其实牛头教主真不专业,说什么小胖吃过虾子和鱼,也算杀生,来辩驳小胖没有犯过错的自我表达。直接说有没有踩死过蚂蚁,拍死过蚊子不就完了,谁知道自己有没有踩死过蚂蚁?

所以导演估计也是刻意搞了一个讽刺,来暗示牛头这么菜,居然还能当教主,还能有一堆的信众。足可见,台湾省基础教育多么的缺失,才能培养出这么多的“HETAOLU”。

因此老教众为什么可以欺负新教众,因为新教众还在自我贬低的过程中,甚至可以说他们都不觉得自己是被欺负的。在接受了自己有罪,自己需要被惩罚,自己是在赎罪的观点后,他们并不觉得那是欺负,可能觉得那是教导。

就像“陈桂林”入教第二天在床上醒来,看自己背上的荆条血痕的时候,他是笑的,他不觉得自己被打是被伤害,反而觉得这是一种赎罪,是自己的罪得到了净化。

而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他们对牛头教主那套需要戒掉“贪嗔痴”那么深信不疑了,因为在这个社会上,真要是一穷二白,想做个能伤害别人的人,没有“贪嗔痴”带来的社会财富与地位,还真挺难。

毕竟,“陈桂林”要没钱, 

买不起刀*,总不能用勺子捅死铁头吧?

所以,牛头教主能骗到他们的钱,其实也就是用的这套为了不让你**,直接剁了你手的歪理。

但终究,还是有很多人吃这套。

所以牛头教主的歪理邪说,虽然低级,但却还是那么的好用。而之所以好用,在于原子化之下,教育如果缺失,越是有财富,反而越是被盯上的肥羊韭菜。

因此我们会发现,其实邪教说复杂很复杂,说简单,却真的很简单。就是书上说的几个特征。

  • 第一:教主崇拜
  • 第二:剥夺社会关系
  • 第三:没收个人财产
  • 第四:打击人格尊严

至于第五个,权责绑定和邪教晋升,一般的教众还够不到这个门槛。所以这点其实也挺讽刺的,就算是邪教,也得“卷”起来,有点能力才能当小头头。真“躺了”或者“核桃露化的想白嫖”,也就只能和那个看门小哥一样,也只能是扫扫地,负责打打下手,连肉都没得吃。

说完了《周处除三害》,

讲一下文初我的那个思考吧。

就是:自媒体,是不是新时代的“邪教”?

其实从我自己开始做自媒体的时候,我就想过这个问题。因为在我看来,自媒体真的挺像邪教的。

现在的饭圈大V,

以前的饭圈明星,

其实都有点搞教主崇拜

毕竟你要是说某个大V一句话不好,他的粉丝是真能私信骂到你的八辈祖宗,红色的消息提示挤满你的提示窗。而这个大V如果说错话了,也有无数的粉丝站出来给他洗地,就算明知道他是错的,为了证明自己“不是眼瞎”,也得坚决地站在大V身后。

甚至于说,部分喜欢玩网暴的大V,那如果说要攻击某个人了。那粉丝真的能开盒、网暴一条龙,让那个人感受到什么叫做互联网铁锤的力量。从线上到线下,影响到那个人的正常生活。

所以当时,我就觉得自媒体这块,真的有点像邪教的土壤,一个个大V就挺像是邪教的。

而剥夺社会关系这块,其实自媒体也挺像。

就像很多大V会吹嘘自己有关系,有内参,有内幕消息,强调自己的“神迹”与特殊性,增加粉丝对自己的崇拜与跟随。进而形成和家人之间的冲突,和社会之间的冲突,甚至于放下自己正常的生活,成为大V的跟随者,追寻大V去做某项“传教”的事业。

没收个人财产这个就更别说了,很多大V找粉丝一起搞项目,问粉丝要投资,玩的就是一个“欠钱的是爸爸”。甚至会告诉粉丝,你这不是投资,你这是为信仰充值。

打击人格尊严就更别说了,主打就是一个你菜你闭嘴,我强听我的,乖乖别说话。基于教主崇拜之下的粉丝,对于教主是根本没有质疑的权利的,教主说什么,就是什么。

所以其实自媒体这块,

真的挺像邪教的土壤。

在我没做之前,我觉得像。

在我做之后,我觉得更像。

小结

如果想学习这种自媒体思路,就是这样的

  • 第一:教主崇拜:内容重复强调自己的强大和成功
  • 第二:剥夺社会关系:通过重复内容和封闭社群反复**
  • 第三:没收个人财产:直接针对低收入群体\或者收合伙人
  • 第四:打击人格尊严:反复讽刺贬低打压粉丝提纯
  • 第五:利益共同体:吸收粉丝中有影响力的人成功利益共同体
  • 微信号
  • 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搞钱阿蓝
  • 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公众号:搞钱阿蓝(xhllsys)
  • 文章来源:搞钱阿蓝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xhllsys.com/9565.html